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鹰的博客

开心最重要!快乐到永远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梁山众将不为人知的革命介绍人揭秘  

2012-05-07 19:57:42|  分类: 历史天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梁山众将不为人知的革命介绍人揭秘

从朱贵的话来看,大伙儿上山要纳投名状显然是一个惯例,否则组织上凭什么相信你是一心一意闹革命的?“投名状”就是那个特殊年代的特殊“政审”方式。

纵观《水浒传》,只有林冲被要求纳过投名状。很显然,这个规矩,只是天罡地煞之外的小喽啰们要遵守的罢了,要求众多名声在外的好汉们也遵守,显然是行不通的。梁山上众多将领,不是本身主动犯有大罪,就是被陷害而身有大罪,像宋清这样历史问题较为纯洁的,还真没多少。

然而,光是身犯大罪,想上山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林冲是受到刁难的典型例子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投山无门的典型例子,那就是韩伯龙同学。

韩伯龙同学,也不是个善类,死时施老爷子说“可怜韩伯龙做了半世强人,死在李逵之手”,大有惋惜之意,表明此人并非平庸之辈。要说李逵同学和韩伯龙同学怎么会发生黑帮火并的呢?原来韩伯龙与大多数地煞级别的头领一样,跳槽到梁山前是四处打家劫舍的强人,用今天的话讲就是一个当车匪路霸的小头目,多少有些名堂。按照事情的发展,一般来说投奔就投奔呗,问题是书中没有描写韩伯龙的惊人伟业,也没有写到他与梁山哪个叫得出名号的头领有较深的私交,因此只能走普通小喽啰投奔梁山的渠道――投靠了开店的朱贵,可惜一直没有被宋江面试过,没有正式入伙。表面上韩伯龙同学是因为宋江生病而没有被引见,不得不在朱贵酒店当个帮手,导致“无缘”识得黑旋风李逵。而李逵呢,杀人是不需要理由的,李大爷在韩伯龙的酒店里吃霸王餐是给韩伯龙面子,没想到韩伯龙不认识李逵而发生口角。您想啊,李逵不找他要保护费就好了,居然还敢张嘴要钱?这不反啦?于是两人进而发展到肢体冲突,最终韩伯龙被李逵使诈一板斧给削了脑袋。

这是就是韩伯龙被李逵砍了脑袋的过程。从表面上来看,是双方不认识导致的误会,而深层次的原因,是韩伯龙同学“所托非人”,把自己的未来寄托在朱贵这个小人物上。

回头来看,梁山众将若是被“赚”上山的,如卢俊义、徐宁等人,因为对山寨有大用,因此可以混个天罡做做,这是有能耐的人,按下不表。要是本事一般的,就必须想些办法了。比方说,结交梁山上的头面人物,如焦挺就被李逵引荐,混了一把交椅;要不就是打着给宋江送礼的旗号,比如说段景住。那会儿还没有“收礼只收脑白金”的说法,送的礼物便是名贵的马匹了。

那么韩伯龙两手空空,投靠了朱贵。朱贵是什么人物?虽然为梁山元老,但是地位一直低下,一直做着酒店老板,没有机会参与军国大事的讨论,最终大聚义时公排名第92位。很显然,朱贵位卑言轻,在梁山上肯定是属于插不上嘴、说话没份量的那种人。韩伯龙投奔梁山,走了和普通小喽啰一样的门道,自然也不被重视了。想那林冲、晁盖等,虽然也是通过朱贵的酒店上山的,但他们若不是身带推荐信,便是一上来说自己犯了大事,这样朱贵便不敢怠慢了,而韩伯龙什么都没有,本身也是个很一般的小人物,来梁山时正好加上宋江生病,所以朱贵自然也懒得折腾了。但是,倘若来的是卢俊义、林冲、鲁智深等牛人,哪怕宋江再生病,你看朱贵会不会立刻屁屁颠屁颠地跑去汇报?

所以,就由此引发了一个命题,就是梁山众将的革命引路人问题。像韩伯龙,将朱贵视为革命引路人,地位肯定不会太高,种下被李逵砍脑袋的祸根,而宋江在上山之后,不断下山征战,将各个山头的革命势力收归山有,那么宋江自然就是这些头领的革命引路人了。晁盖最后被架空,实在是因为宋江的势力太大的缘故。

我们今天,就来看一下梁山一百单八将的革命引路人是谁。为了叙述的方便,我们按照众人上山的次序,从头开始讲,括弧后为众人排名。

杜迁(83)、宋万(82)、朱贵(92):此三人开场即为梁山泊头领,属于梁山的拓荒牛,因此无革命引路人,有自发的革命热情。

林冲(6):手持柴进介绍信上山,显然柴进是林冲的革命引路人。

吴用(3):晁盖是其革命引路人。若非晁盖找吴用商量如何劫生辰纲,吴用说不定也不会走上革命的道路。

公孙胜(4)、刘唐(21):均游说晁盖劫生辰纲,属于革命热情高涨的狂热份子,不需要介绍人。

阮小二(27)、阮小五(29)、阮小七(31)、白胜(102):此四人均由吴用游说加入劫生辰纲集团,革命引路人均为吴用。

秦明(7)、花荣(9)、黄信(38)、燕顺(50)、吕方(54)、郭盛(55)、王英(58)、郑天寿(74)石勇(99):这批人均是宋江在大闹青州道及奔赴梁山途中结交的,因此他们的革命引路人必是宋江无疑。

萧让(46)、金大坚(66):此二人均是吴用的旧识,且是被吴用用计赚上山的。虽然出力的是戴宗,但是出主意的却是吴用。因此此二人的革命引路人自然是吴用。

宋江(1):判断宋江的革命引路人是谁,倒不好说。宋江私放晁盖,一则为梁山保存了扩大发展的资本,二则宋江本人于革命有大功,上山之后自然有一把交椅。考虑到晁盖几次请宋江上山也坐把交椅,宋江虽然推三倒四,但是主观上晁盖有请宋江上山之意,客观上有江州劫法场之举,因此晁盖实为宋江之革命引路人。

戴宗(20)、李逵(22)、穆弘(24)、李俊(26)、张横(28)、张顺(30)、童威(68)、童猛(69)、侯健(71)、穆春(80)、薛永(84)、李立(96):这批人等,皆是宋江在发配江州的过程中认识的,可归为“揭阳镇”派系的。在后来的劫法场事件中,这批人皆有所立功,而且因为犯下大罪,只能上山避祸了。他们的革命引路人,毫无疑问,是宋江。在这儿也发现一个比较巧妙的事情,就是从戴宗开始到张顺,他们日后的座次都是只隔一位,皆是偶数。梁山上这么多的派系,没有一个有这么有规律的。所谓功高莫过于救驾,救了宋江,大家出的力都差不多,只好按顺序排下来啦。

欧鹏(48)、蒋敬(53)、马麟(67)、陶宗旺(75):黄门山派系的四人。众好汉们劫法场救出宋江返回梁山的途中被此四人劫住。从对话中看出,他们四人本来也想去救宋江,不过宋江已经被先期救出(这也直接导致了黄门山派系没有产生天罡),因此只好在路上结交宋江了。由此,这四人虽然主观上有投靠梁山的想法,但是却是等宋江发话才愿意归顺,因此此四人的革命引路人便是宋江无疑。

宋清(76):很搞笑,理论上宋清的革命引路人是宋江,可是事实上却不是。宋清真正的革命引路人却是晁盖。话说宋江上山之后要玩孝顺,非要独自一人下山不可,没想到被围困在还道村,幸亏晁盖派人来救。晁盖在救宋江的同时,也派戴宗等将宋太公及宋清给抬上山了,因此,宋清的革命引路人却是晁盖。

朱富(93):朱贵获知李逵被李云押解之后,策反了良民朱富,用计麻翻李云救出李逵。因此朱富的革命引路人是朱贵。

李云(97):李云因被朱富麻翻救出押解对象李逵而不得不落草。判断李云的革命引路人是谁倒也容易,李云醒了之后,仍拿朴刀要和李逵拼命,被徒弟朱富劝住,晓之以理动之以情,也成功地策反了李云。因此李云的革命引路人是朱富而非朱贵。但是有一个小问题,李云贵为一县都头(公安局刑警队长,与天罡级别的武松、朱仝、雷横级别相同),排名却在其徒弟朱富之后,就有点儿搞笑了。这只能说明,革命也是分先后的,先期入伙,哪怕只是半天,在排名上自然有一点儿优势,再加上李云是要和李逵拼命的,朱富是救李逵的,二人的份量自然不能同日而语,因此李云贵为师傅,也只能屈尊于朱富之后了。

裴宣(47)、邓飞(49)、杨林(51)、孟康(70):此四人皆是戴宗在第一次找公孙胜途中所结交的朋友,经由戴宗介绍上山,因此他们的革命引路人是戴宗。除杨林之外,其余三人皆是饮马川的头领,但从排名上来看,除了孟康是特殊技术人才(日后的造船厂厂长)之外,其余三人的排名也皆相关两位,47,49,51,这也显示了由谁介绍上山、什么时候上山的头领,排名是有讲究的,不至于相差太远,引发大家的不平衡。

杨雄(32)、石秀(33)、时迁(107):此三人虽然是自行投奔梁山的,但是杨雄、石秀却差点儿被晁盖砍了脑袋,是宋江说好话把他们给救下的,因此其革命引路人必是宋江无疑。而时迁是宋江三打祝家庄救出的,因此时迁的革命引路人亦是宋江。

解珍(34)、解宝(35)、孙立(39)、乐和(77)、邹渊(90)、邹润(91)、孙新(100)、顾大嫂(101):这是登州派的8人小团体。孙立等在登州劫牢反狱之后投奔梁山,主观上有比较强的革命动机,但是再狂热的革命动机,没人引荐上山也没有用啊。听那邹氏叔侄说道,他们原本是和杨林、邓飞、石勇为旧识,显然是想借用这层关系投奔梁山。但杨林等人皆为地煞,若登州派这么多人皆投奔杨林等,那么估计是一个天罡也出不了了。没想到他们在梁山下遇到助阵宋江的吴用,吴用此时已有意倒向宋江,便将此八人一并带去打祝家庄了。因此登州派八人的直接革命引路人是吴用。

李应(11)、扈三娘(59)、杜兴(89):李应、杜兴等,被梁山用计赚上梁山的,顺便把偌大的李家庄一把火烧成平地。虽然见到李应时晁盖和宋江皆“下厅伏罪”,但自始至终攻打祝家庄的都是宋江,因此此事也自然是宋江干的了,晁盖只不过身为梁山名义上的元首,一并“伏罪”而已。因此李应、杜兴的革命引路人是宋江而非晁盖。至于扈三娘,就更容易理解了。为了劝说扈三娘入伙,宋江让宋太公收她为义女,同时包办了扈三娘的婚姻,扈三娘的革命引路人非宋江莫属,将她许配给王矮虎同学只不过是宋江为了收降她的一个手段罢了。

雷横(25):雷横是枷打白秀英被判发配,为了逃避法律惩罚,主动投奔上山的。虽然说私放雷横的是朱仝,但是朱仝此时并非梁山泊头领,自然不能成为雷横的革命引路人,那么雷横的革命引路人会是谁呢?朱仝是对革命有大功的人,雷横是对革命有小功的人,他们俩都对两任梁山最高革命领导人有救命之恩,因此他们上山之后,必然不会再纳投名状了,晁、宋两位头领都有可能争着当雷横的革命引路人。雷横在入伙之后,曾经下山找过朱仝,说道他“投奔了宋公明入伙”,因此雷横的革命引路人是宋江而非晁盖。

朱仝(12):朱仝本来是不想上山的,革命热情显然没有李逵等人狂热,但是被李逵砍了小衙内的脑袋,不上山也只好上山了。那么是谁让李逵砍小衙内的脑袋的呢?从原著上来看,吴用、雷横曾经跪在朱仝面前,说道“皆是宋公明哥哥将令分付如此。若到山寨,自有分晓”,那么,显然必是宋江而非晁盖的主意了,吴用、李逵等只不过是执行者。那么小衙内的脑袋虽然是李逵砍的,很显然是吴用为了完成宋江的将令而出的鬼点子,所以,砍小衙内的脑袋,直接执行者是李逵,吴用是帮凶,而宋江则真真切切地是元凶了。

汤隆(88):汤隆原是铁匠,兼打把式卖艺的,李逵在取回公孙胜途中遇见了汤隆,便劝说他一块儿上山。因此汤隆的革命引路人自然是李逵。

柴进(10):柴进一开始不能说是一个纯粹的革命者,只能说是对革命抱有同情心的前朝贵族。若非被逼得性命都要丢了(李逵打死殷天锡催化了这一时间的提前到来),柴进也不会上山。要攻打高唐州救柴进,晁盖、宋江都有这心思,只不过在此之前,晁盖是没见过柴进的,而柴进和宋江则私交甚好,最终带兵攻打高唐州的是宋江,因此柴进的革命引路人是宋江同学。

彭玘(43)、凌振(52):皆是被俘之后由宋江劝说入伙,革命引路人必是宋江。
徐宁(18):被汤隆献计,由时迁操作,一路骗上梁山。非但如此,汤隆还假扮徐宁劫道,断了徐宁的归路。因此徐宁的革命引路人是汤隆。

韩滔(42):被俘之后由宋江劝说入伙,革命引路人必是宋江。

鲁智深(13)、武松(14)、杨志(17)、孔明(62)、孔亮(63)、曹正(81)、施恩(85)、李忠(86)、周通(87)、张青(102)、孙二娘(103):这是二龙山派系的11人。这些人中,多与梁山已有头领是旧识。如鲁智深、杨志、曹正认识林冲,武松、孔明、孔亮认识宋江,但最终导致“众虎同心归水泊”的,是孔亮上梁山搬取救兵,宋江带兵下山,大伙儿兵合一处,将打一家,打下青州府之后,宋江“请三山头领同归大寨”,这才是真正的上了梁山,否则大伙只是合作行为,没有行政隶属关系。那么这批人的革命引路人,自然是宋江了。

呼延灼(8):被俘之后由宋江劝说入伙,革命引路人必是宋江。

史进(23)、朱武(37)、陈达(72)、杨春(73):鲁智深入伙梁山之后,亲赴少华山请此四人入伙,因此他们的革命引路人肯定是鲁智深。虽然最终救出他们的是宋江,但无论主观上还是客观上,从鲁智深去到少华山时起,此四人便是梁山的一份子了。

项充(64)、李衮(65):被俘之后由宋江劝说入伙,革命引路人必是宋江。

樊瑞(61):被项充、李衮策反,因此此二人皆是其革命引路人。当然了,间接革命引路人肯定是宋江了,但从樊瑞兵败是和公孙胜斗法导致的,加上山之后师从公孙胜,因此樊瑞的身份还挺复杂的呢。

段景住(108):段景住本来也是没有门路上山的,想去盗马送给宋江当作见面礼,意思就是救宋江做他的革命导师。虽然那匹照夜玉狮子被曾头市给抢了,但是段景住同学的心意,宋江领了,于是便上山一同做了个头领。我们可以想象一下,围绕着这匹照夜玉狮子,后面发生了多少事情?晁盖命丧曾头市,卢俊义被宋江看中欲之上山,为救卢俊义而几番攻打北京大名府,关胜出兵来救又被策反……从段景住上山到最后的大聚义,一切的根源皆是这匹照夜玉狮子。可以想象一下,若是段景住所盗马匹不丢失的话,以他投机取巧送礼的本事,加之宋江为其革命导师,必定不会排名在108将最后了。

燕青(36):判断燕青的革命引路人有点儿麻烦。要知道,燕青是为了救卢俊义而不得不求救于梁山的,他本人未必就愿意上山。考虑到燕青是个聪明人,他知道他的主子卢俊义最终一定会上山的,自己也只能上山的。因此卢俊义勉强可以算得上是燕青的革命引路人。燕青的虽然乖巧,但其革命意志是不甚坚定的,其走上革命的道路,更多的是看在卢俊义的面子上。

王定六(104):张顺取安道全时顺路捎上的一个小伙子。因此其革命导师必是张顺。

安道全(56):张顺取来的,他的革命导师还能是别人?

宣赞(40)、郝思文(41)、关胜(5)、索超(19):皆是被俘之后由宋江劝说入伙,革命引路人必是宋江。

卢俊义(2):被宋江派吴用赚上来的,还有什么好说?革命引路人必是宋江。

蔡福(94)、蔡庆(95):蔡氏兄弟本身比较同情革命,虽然身为贪官污吏,但是拿人钱财就一定替人消灾,职业道德很好。不过我遍读水浒,也找不到蔡氏兄弟走上革命道路的理由,只不过是吴用在分兵派将时分配了柴进和乐和去他们家里,还特意交待了一句“要保救二人性命”。他们走上革命道路的原因,更多的是被劫持上山的,而劫持他们上山的虽然是柴进、乐和,但安排他们上山的却是吴用(不知是否有宋江的意思),因此,他们两个人的革命引路人,只能是吴用了。至于吴用让他们上山的动机是什么,估计只有天知道了,虽然说梁山上杀人的祖宗不少,但是像蔡福、蔡庆兄弟这么系统的杀人,确实不多见。吴用也许是要规范一下梁山上刽子手工作的流程吧。

焦挺(98):路遇李逵,被李逵游说上山。这是李逵继汤隆之后,又一次为梁山招聘人才的行为。难得。

鲍旭(60):被李逵、焦挺策反,主要革命引路人必是李逵。

单廷圭(44)、魏定国(45):此二人意欲率兵攻打梁山,关胜出凌州,俘虏单廷圭并劝说投降,随后单刀赴会将魏定国收降。因此此二人的革命引路人是关胜。

郁保四(105):曾经与曾升一起到梁山泊大寨内讲和,被宋江策反。

董平(15)、张清(16)、龚旺(78)、丁得孙(79):被俘之后由宋江劝说入伙,革命引路人必是宋江。

皇甫端(57):东昌府城破之后,由张清引荐给宋江。因此其革命引路人是张清。

数落完了,该看看有啥道道了。

按照数量的大小排序,梁山上共有15人充当过别人的革命引路人,分别是:宋江(62人)、吴用(16人)、鲁智深(4人)、戴宗(4人)、晁盖(3人)、李逵(3人)、关胜(2人)、张顺(2人)、柴进(1人)、、汤隆(1人)、张清(1人)、朱富(1人)、朱贵(1人)、项充李衮(合计1人)、卢俊义(1人)。除此之外,还有公孙胜、刘唐、朱贵、宋万、杜迁等5人,上山是不需要革命引路人的。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:梁山革命根据地的早期元老。

 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